网站首页
医院介绍
科室介绍
专家介绍
新闻中心
明基APP
就诊指南
保险信息
健康园地
活动公告
教学科研
护理风采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
[扬子晚报]58岁老教师病床上和老伴拍下生平第一张婚纱照

2022-09-16 10:45:10     本站编辑     本站原创     318次

image.png

妻子穿着洁白的婚纱,微笑着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丈夫;丈夫一手握住妻子的手,深情回望。这本是很多婚纱照常用的模式,但这一张婚纱照却很特别,两位主人公都年过半百。穿着衬衫的老人还躺在病床上,光是为了拍照穿上正式的衬衫,对身处重病中的他来说就是“壮举”了。这名老人便是汪老师,58岁即将退休时,不幸患了肾癌。身体日渐虚弱的他一直有一个遗憾——年轻时因为家庭贫困,没有和妻子拍过婚纱照。于是,近日,在女儿和医护人员的帮助下,他躺在病床上与妻子完成了一组婚纱照。汪老师的女儿在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说:“对爸爸来说,婚纱照拍出来完成了他很大的一个心愿,感谢医院,希望接下来的日子,爸爸的疼痛可以减轻一些,生活质量高一些。”

image.png

  紫牛新闻记者 杨彦 视频图片/丁雨(实习)

  突来变故

  老师5月查出肾癌病情急转直下

  “你看,我爸爸现在瘦成这样,眼睛都显得大了许多。”汪洁(化名)指着相册里的照片,满是心疼。这本相册是专门为这次安宁疗护病房里的婚纱照制作的,中间还夹杂了几张平日里拍的生活照。照片里的一家三代,脸上都是堆着笑的,哪怕是刚刚完成手术时的汪老师,看起来还是很有精神。

  “我父亲今年5月查出患有肾癌,之前他一直说腰疼,但又不愿意去医院看。”汪洁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,之前他们一家觉得最多就是个结石或囊肿,没想到病理结果出来显示是患了肾癌,“我们一家人真的觉得天都塌了,我妈妈着急给我打电话,给我姐打电话,给亲戚打电话,哭得不行。”

  汪洁说,父亲的病拖得晚,刚确诊那会儿癌细胞其实已经沿着淋巴扩散了。“父亲接受了手术,切掉了一个肾,但他的身体很快就垮了。”汪洁说,父亲随后接受了免疫治疗,用同样药物的其他患者,有的病情也很重,但熬过了两年。当时他们也同样充满了希望,只不过“奇迹”并没有出现,汪先生很快出现了免疫源性的肺炎,身体状况急转直下,被癌症折磨的汪先生无法进食、很难睡觉,痛不欲生。

  “父亲是小学数学老师,58岁即将退休。本来对退休后的生活充满了憧憬:要带着老伴去北京天安门看升旗、去西藏自驾看看高原的风景,一切计划都被生病打乱了。”汪洁说。

  心愿

  想和妻子拍一组婚纱照,弥补年轻时留下的遗憾

  两位老人表露出想拍婚纱照的想法,是在一次医护人员进行例行查房的时候,缓和医学科的医护团队为汪老师进行心理评估时,聊到了他一直深埋心中的一个遗憾。汪先生和妻子年轻时因为家境原因,没有拍过婚纱照,本想退休后补拍一组,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实现就生病了。

  听了老人的话,当时在场的医护人员都深有所感,“我们决定为两位老人拍一组婚纱照。”南京明基医院缓和医学科周智医生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们是收到妈妈的微信才得知医院有为他们拍摄婚纱照的计划的,妈妈问我和姐姐有没有时间,想另外一起拍个全家福。”汪洁说,收到微信时她感觉有些意外,因为爸爸妈妈在她眼里,是特别朴实,和浪漫沾不上边的人,“没想到爸爸心里一直埋着这么一个遗憾。”

  汪洁告诉记者,印象里,爸妈老是拌嘴,“别人家里总是和和睦睦,但他们却总是吵吵闹闹。后来逐渐明白,他们的关系大概就是大家开玩笑说的‘相爱相杀’!”汪洁说,爸爸不太擅长表达自己的感情,但做的比说的多,“妈妈是个家庭妇女,平时有很多农活要干,做老师的爸爸虽然不是很擅长干活,但总是默默地帮妈妈搭把手。还记得有很长一段时间,爸爸白天教书,妈妈在学校门口摆了一个早点摊赚钱补贴家用。为了做热腾腾的早餐,妈妈每天早上四点多就得起身准备,爸爸总会和妈妈一起起床,帮着准备食材,等妈妈出摊了他再去上班。”

  汪洁说,爸爸在安徽一所小学担任数学老师,教课很认真,所以平常都是理科思维,不那么活络,“但我爸也有有趣的一面,他曾经帮音乐老师带过一段时间课,他还特地买了儿歌磁带,在家练习儿歌,我们都觉得唱得不好听,完全不在调上,但他觉得他就是原唱,特别自信,我们都被他逗乐了。”

  拍照

  换一件衬衫要四个人帮忙,这天大家都没哭

  汪洁说,这次拍婚纱照,既是圆了爸爸的心愿,也是给爸爸妈妈平淡中见真情的爱情做一个最好的记录,“因此我们准备得十分用心。”

  周智医生告诉记者,医院也做了很多准备,几乎联动了全院资源评估患者情况、布置病房、联系摄影师、爱心化妆师等。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人员、物料就位,用一天时间完成了所有准备。

  “拍婚纱照之前,社工陪妈妈去挑了婚纱,化妆师还给妈妈画了个美美的妆。”汪洁回忆说,拍照选了爸爸状态不错的时候,但即使如此,仅仅换件精神一些的短袖,对他来说也是很困难的。“你看照片里的那件衬衫,是我、妈妈、姐姐还有护士4个人一起才给爸爸穿上的。本来还想给他打个领带,但他的肿瘤转移到脖子了,那里有个肿块,一碰就疼,头也没法抬起来,于是我们就只能给他换了个领结。”

  拍摄的整个过程,医护人员小心翼翼,全程护航,“患者的安全肯定是第一位的。”

  考虑到汪老师的病情,这次拍摄并没有像普通拍婚纱照那样准备一大堆器材,用最精简的道具和最用心的布光、拍摄,完成了整套照片。

  拍摄完成后摄影师团队加急进行了后期处理,照片洗出来后,缓和医学科多学科团队共同将照片拿给了汪老师及家人。照片里的汪妈妈、两姐妹都带着笑容,“我们拍摄前说好的,不能哭,要把爸爸最开心的样子留在这套照片里。”汪洁说。

  女儿心声

  又见双亲久违的笑容 感谢医院为父圆梦

  拿到婚纱照,汪妈妈很满意,反复翻看了很久,并且第一时间给社工发了感谢的语音。汪洁说,从爸爸患病以来,家人们都很难过,“我们会不断设想,如果我爸早点检查,是不是能多活好多年;如果没做手术,没用免疫药物,是不是爸爸的情况会比现在更好一点?”可癌症家庭的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条“单行线”,每次“岔路口”的另外一条路是否会通往更好一些的结果,是没有机会验证的。汪洁说:“看到照片后,爸爸和妈妈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”

  汪洁告诉记者,爸爸患病以来,她眼睁睁看着爸爸那个有着“小骄傲”的大男人,被疼痛折磨得失掉了尊严,无法进食、无法睡觉,什么止疼药都不管用。“那段时间爸爸真的太痛苦了,真的很感谢南京明基医院缓和医学科收治了父亲,并且用这种方式,为爸爸圆了一个梦。”

  “现在妈妈有时候会发微信告诉我们,今天爸爸吃了两个鸡蛋,她很高兴。我们也很高兴,因为如果在家,爸爸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。”汪洁说,现在她只希望爸爸接下来的日子,不要那么痛苦,“能够尽量开心一些!”

  “我们的对象不仅仅是患者,也不仅仅是家属,而是整个家庭。”周智医生表示,目前国内安宁疗护已经起步,但无论是床位数量还是服务质量,距离满足患者需求还有很大的差距。安宁疗护需要医生、护士、社工、志工、营养师、心理师等联合起来组成一个团队,协助解决整个家庭的问题,让患者有尊严地离开,让家属没有遗憾地告别。

  紫牛头条

  最佳深度媒体

  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摘编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