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 Center 新闻中心
感动故事
[十周年感动故事]十年成长,十年明基师生情
[ 发布时间:2018-08-08 14:16:28 作者:本站编辑 来源:本站原创 浏览次数:757 ]

  在明基医院工作的十年,从刚毕业一年多年的住院医师,一个25岁的毛头小伙子,成长为今日需独当一面、明基医院最年轻的科副主任兼血液净化中心主任、全国非公立医院肾病学会血管通路学会委员、江苏省肾脏病质控委员会委员、博士研究生,回忆短短十年的快速成长,非常兴奋,也深感幸运。


12.jpg

高占辉主任为患者手术


111.jpg

  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很多,很难一一道出,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加,内心并没有变得麻木,反而更加能够感受到身边的温情。人在感动的时候会有各种表现,因感动而流泪应该最能体现出真情的流露了。

 

640[4].jpg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南京明基医院肾脏内科副主任、血液净化中心主任高占辉


我的恩师——王笑云教授


  流泪到最不受控制的一次,应该是在手术复苏室看到刚刚全麻苏醒的王笑云教授的时候。王教授是我国肾脏内科血液净化事业的开拓者之一。从无到有在江苏省人民医院创建了肾内科及血透室。本该在退休之后颐养天年,但这种生活对于习惯忙碌充实的老一辈医务工作者来说,是不能接受的。

 1.jpg

  9年前,王笑云教授来到明基医院肾内科继续奋战,从那时起,医院就变成了她的第二个家。来到这里之后,王教授的生活习惯与在江苏省人民医院的时候并没有变化,吃住都在血透室的一间小小办公室里,穿着朴素的衣服,吃的是医院食堂的盒饭,如果有剩余还会留到晚上加热下。我们经常劝她,现在物质很丰富,购物也便利,有时候可以订个外卖或者我们跑腿帮忙送一下都可以的。王教授笑呵呵的说,你们说的那些什么APP,我都会用,只是从省人民到现在,这么多年,习惯了,我们那时候接受的教育就是勤俭节约,不能浪费。

 

640[2].jpg

  对待生活持简约态度的王教授,工作起来就是另一幅场景了。还记得开业初期,因为医院交通便利,服务态度优良,许多血透患者涌入明基,这对我们的医疗技术和应急能力提出了很大的挑战——为了尽快培育我们年轻后辈的成长,王教授在科内进行了一系列的讲座,带教我们创建了三甲医院重点科室的全部技术项目,从血透原理、并发症的处理、长期中心静脉置管要点、动静脉瘘的手术技巧、CRRT、一直到尿毒症患者甲状旁腺功能亢进的药物手术处理,将多年的心血结晶,倾囊相授,毫无保留。还记得肾活检刚开展的时候 ,因为超声和针道选择上的疑虑,王教授请来了省人民医院有几十年经验的超声引导老师,现场指导,帮我们克服技术上的难关。

 640[6].jpg

高占辉主任(左)与王笑云教授(右)讨论病例


  在带教我们创建医疗新技术的同时,王教授还带领我们迈进科研领域,使我拿到了南医大青年基金和教育基金、南京市科研基金,取得了硕士研究生学位,现在进入在读博士研究生,指导我们写文章、参加各类学术会议。

 640[3].jpg


旧疾频发 坚守岗位推迟手术

  承担着医疗科研任务的同时,王教授还是全院病案委员会的主任、内科教研室的主任。我们经常打趣的说,也不能因为我们的老太太能干,就这么压榨她吧?其实病案和内科教学,正是王教授当年在省人民日常主持的工作,所以她是我们建院初期开展这些工作的不二人选。就算是王教授擅长的工作,也并非就是毫不费力地完成的。经常可以见到王教授的办公室亮灯到深夜,伏案修改病历,准备讲课PPT,第二天一早又神彩奕奕地参加病房晨交班,投入到医疗工作之中。

 640[5].jpg

王笑云教授

  伏案工作时,腰椎承受着比直立时近3倍的压力。长时间高负荷的劳动,终于压垮了王教授的椎间盘。王教授本就有腰痛的旧疾,CT检查已经明确腰椎间盘突出压迫了神经根。起初只要平卧硬板床休息几天就会缓解,这些年来发作愈加频繁,严重的时候需要手扶着轮椅走路,腰疼的直不起来,看来不是休息就能解决的问题了。


640[6].jpg      

   早在十几年前,椎间盘手术还是需要长时期恢复的大手术,部分病患者甚至会因为手术并发症,长年卧床不起。这也是王教授一直不能下定决心做手术的原因之一。如果勉强还能行动,而做了手术就有可能离开医疗工作岗位,这是她万万不能接受的事。因为的确已经痛到不能走路的地步,而现在椎间盘手术又较之前更加安全微创,再加上我们的不断鼓动,王教授终于决定接受手术。


640[8].jpg

王教授开授院内英语学习班

  尽管手术时间也就十几分钟,将王教授送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,大家还是带着颇为紧张的心情。而我接下来就在家属等候区,着急地注视着显示屏上的手术进度。大概半小时左右,麻醉科主任打电话告诉我,王教授正在送往麻醉复苏室途中,手术非常顺利,作为特殊家属,我可以进去陪护。

永远年轻 永远热泪盈眶

  换上探视服的时候,我还是相对平静的。当走到王教授的床旁,看到她闭着双眼,戴着氧气面罩,表情安详的样子时,我的眼泪竟然一下子涌了出来,旁边同事们看我涕泪齐下的样子都惊呆了,赶紧说王教授恢复得很好,刚才已经说话了呢。王教授听到我们讲话,睁开了眼睛,看着我们,用微弱略带沙哑的声音问:“小高吗?我现在就感觉脚趾头不麻了。”我赶紧应付两句,转过头去,使劲抹着眼泪,避免这狼狈的样子被她看到。当时那种莫名酸楚又伤心的复杂感觉,直到后来我才慢慢体味过来。最冲击感情的,应该是看到一向以坚强无畏形象示人的王教授,虚弱躺在病房上,一下子心塞到难以接受,可能也有责怪自己没有照顾好老人家心情在里边。然后就是宽慰,受到王教授多年的教诲,终于有机会可以照顾她。最后一个流泪的原因,是当时才体会到,数年的相处下来,与王教授之间已经如亲人一般,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。

 

  回到病房后,科室其他同事也都一齐过来探望。第二天王教授就下床走路,甚至还步行到肾科病房进行了短时的巡视。


640FV8O0ONS.jpg

  多年的腰痛顽疾消除后,王教授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临床工作中来。现在王教授单独管理一组病患的同时,仍然主持内科部、内科教研室、全院病案委员的工作,思维有时比年轻人还要敏捷。最近她还在组织内科各科室主任们每周一下班学习英语口语,轮流上台发言,继续为明基医院培育着新生力量。前段时间无意中读到“超级老人”这个概念,豁然开朗。(——“有一群特殊的老年人,拥有比真实年龄更为年轻的记忆和思维能力,老当益壮,被称为“超级老人”。)

 

1111112.jpg

  每当又一名尿毒症患者适应了维持性透析的生活,每当又一位危重患者转危为安,每当又迎来一群略带稚气面孔的实习生,就会感念王教授多年的付出。在南京明基医院,像这样勤勤恳恳的“超级老人”还有很多,请谅我文采有限,不能一一道来。

 

640[9].jpg

  以上写在明基医院10周年院庆之际,感谢那些一路相伴的良师益友,也更加感谢那些成功诊治的病患,让我在从医的道路上更加精进。


640[10].jpg640[7].jpg

(最后有人会问,为王教授手术的是哪位医生呢?他就是我们明基医院台籍的脊柱外科专家薛绍刚主任。薛主任使用椎间孔镜配合自己有发明专利的特殊器械,十几分钟就可以完成椎间盘髓核摘除术,术后第二天就可以下地行走,已累积了近5000例的手术经验。他的专科门诊时间是每周一、三上午,感兴趣的可以了解一下。)

作者:肾脏内科 高占辉